豔福齊天

我叫吳國,在內地有不少生意,所以經常要穿梭來往,當然,我也瞞著太

太,乘機風流快活。

這次,我要回內地兩個星期,這些日子里,我認識了一個北地胭脂°°洗

邏貞。

阿貞嬌小玲珑,樣子甜美,正是我喜歡的類型,我在東莞某大酒店認識阿

貞,憑看自己的口才,加上金錢的魔力,很快就和她打得火熱。

這兩日,我擁看這可愛小妹妹,真是樂不思蜀,不願離開酒店半步。

我吻著阿貞,她的微香從咀唇滲出,我肉緊地擁著她,吻得這個小美人差

不多窒息。

她春情勃發,潮水如春,我們肉帛相見,她婉轉莺啼,幽怨得令我憤張。

我用一只手抓住她一條粉腿,往上一提。斜著叉在我的腿上,只見她那小

穴已張開了,粉紅色的穴口子在輕微的閃動著,她浪叫道∶「哥!快插進來吧

!妹子的穴心子受不住這空空的癢癢。」

我見她刻不容緩,於是先用手指在她那肥厚的外陰唇上揉搓了幾下,只見

她跟著我的動作搖擺著玉體,口里不停的哼哼著嗳啊!嗳啊!那種饑渴的樣兒

,實在浪蕩得逗人欲狂!於是我順勢又把她的粉腿往上一搬,大雞巴已頂住了

穴口。熱烘烘的龜頭,燙得她只發抖。

她懇求著說∶「哥!快頂進來吧!別在捉弄妹子了。」我見她說得可憐,

順勢往里一送,龜頭已插進去了,只頂得她上唇咬著下唇,嗳┅┅嗳┅┅的哼

了兩聲,等我再一用力,整根已插了進去,只插得她輕叫道∶「哥!慢點!到

底了。」我亦感覺到龜頭正抵菁她穴底的小肉球,一滑之間又好像過了頭,她

發著爹說道∶「哥!先別太用勁,等會妹子的水出多了,現在可不能太猛了,

妹的花心子都給哥插破了,嗳喲!今天恐怕我沒有小命了,哥!你今天這東西

怎的這樣硬,頂得我渾身發抖,骨節都要松開了。」

我見這小淫婦這樣浪,存心想插她一個死去活來,於是我沈住氣,先用輕

抽慢送之法,一下一下的推送著,就這樣抽了百上來下,她已口張聲顫,浮水

泄個不停,小穴里頓感覺寬大了許多,於是我就開擡狂抽猛送起來,次次到底

,回回盡根,就這樣又弄了百十多下,已把她插得氣喘如牛,不停的浪哼著,

輕叫著∶「親哥┅┅達達┅┅哼┅┅不行┅┅不行了┅┅哥┅┅我要丟了┅┅

哥┅┅┅┅」

她突然間一把抓住我的屁股,瘋狂的在撐我,抓我,我沈著氣,靜靜的欣

賞著這難得的樂趣,這熱情而瘋狂的浪女人、淫娃,我心中的歡樂亦非一般人

所能體會得到的。

我用力頂住她的花心,靜待她將那一注熱流泄出,灑在我的龜頭上,漸漸

的,她的頭不搖了,身子不擺了,手亦放松了,嘴漸漸閉上了,眼睛慢慢的合

上了,她整個的肉體平靜下來了,平靜得像一池春水。

這時我的老二仍然硬得像根鐵棒似的,深深的插在她那溫暖的穴中,我沒

再抽插,我在欣賞這頭瘋狂過後的母虎,她連出氣的聲息都沒了,她的呼息是

那麽細微,那麽柔弱。

五分鍾後,我又開始了最猛烈的攻擊,我狠抽猛插,這一陣的狂插,好像

又從地獄中把她帶上了天堂。

她浪叫著∶「哥!妹子受不了哪,再這樣狠插,非給哥插死不成,嗳喲┅

┅嗳┅┅喲。」

我現在那里顧得了這些,她的叫聲,不但不能換取我的憐惜,反而更增加

了我的狂妄,我猛抽著,我狠頂°狂插著,她漸漸地又開始瘋狂了,她全身在

顫抖,屁股在旋轉,沒上沒下的在迎湊,張著嘴,喘著氣,浪叫,輕哼,這是

她最後的還擊,比第一次更凶更猛,亦許她想在這短暫猛烈還擊下來滅我,可

是!「風流漢」,不是普通的男人,她的一切終於又失敗了,她接二連三的泄

著┅┅泄著┅┅嘴里浪叫著∶「親哥┅┅浪子┅┅親丈夫┅┅親男人┅┅親達

達┅┅」她這份瘋狂的感情流露,好像並不是假裝出來的,的確是她發自心底

里的呼聲。

我被她的瘋狂淫蕩誘得像猛獸似的猛插著,有如猛虎離山,蛟龍出海,一

次重過一次,一下深似一下,次次直達花心,下下重點穴底,就這樣猛干之間

,突然又在她穴底的深處更突破了一道門似的,這道門,是緊縮的,熱嫩的,

有磁性的,龜頭每插及它,就好像被它吸住了似的,它又像嬰兒的小嘴,每觸

及它,它就會連啃帶吮的吸幾下,我索性把身子一站,狠狠的頂住她,她立刻

便把我的龜頭吸住,連啃帶吮了起來。

這時的阿貞,好像變成了野人,脫離了文明世界,她失去了理智,她用嘴

啃我,吻我。用手抓我、擰我。用眼瞪我。嘴里亂哼哼著像似痛苦的呻吟,又

似樂極的狂歡。

這時我亦忍不住了,龜頭跳了幾跳,我知道時機已至,我連忙用力的頂住

她,用嘴咬住她一只奶子,一股熱流直射她的花心穴底。她像死去了一樣,渾

身顫抖著,張著嘴,睜著眼,連哼叫的氣力都沒有了,竟然軟在我的懷里。我

抱緊她,享受這人生無比的歡樂。